国药一致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卡扎菲老家变身死城路边全是未爆弹图 [复制链接]

1#
中科医院专家

卡扎菲老家变身“死城” 路边全是未爆弹(图)


苏尔特美丽的地中海海滩,路边却满是炮弹。


  大量弹药未爆炸 可能还埋有地雷 本报冒险闯入苏尔特


  苏尔特,一代枭雄卡扎菲的出生地,同时也是他的葬身地。这座最后一个被利比亚执政当局攻克的城市,注定要在这场战争中留下令人难以磨灭的印记。1日冒险闯入苏尔特,在成片的废墟和遍地的弹壳中真切地感受到曾在此发生的战事之惨烈。苏尔特,如今已彻底变成一座“死城”。


  最新消息


  卡扎菲存放化武地点曝光


  利比亚“全国过渡委员会”11月1日公布两处先前不为人知的穆阿迈尔·卡扎菲政权存放芥子气化学武器地点。


  自今年2月中旬利比亚冲突爆发以来,一支由利比亚技术专家和北大西洋公约组织人员组成的秘密特别小组一直紧密监控卡扎菲的化武库。


  芥子气可立即使用


  秘密小组成员之一、利比亚化学武器专家优素福·萨菲阿德丁告诉法新社,过渡委公布的秘密地点中,一处存储的芥子气“可以立即投入军事用途”。


  芥子气是一种糜烂性毒剂,可对眼睛、皮肤和肺部造成严重损伤,中毒严重可导致死亡。


  按萨菲阿德丁说法,卡扎菲公布过一处位于利比亚中部沃丹附近朱夫拉绿洲的化武库,但却向联合国隐瞒了其他两处。不过,这两处秘密地点都得到守卫,对民众不构成健康威胁。


  卡扎菲在2003年伊拉克战争爆发后,与西方短暂交好。联合国核查官员2004年核查朱夫拉化武库。利比亚当局自2010年起在国际监督下开始销毁这里存储的化武库存,直到今年2月冲突爆发。


  萨菲阿德丁说,这里剩余11.25吨芥子气,通过加入添加剂,“已经失效”。


  作为防范措施,过渡委向大量武装人员分发防毒面具。其中,5月在争夺米苏拉塔战斗中,发放超过1万只面具。当时,过渡委部队之间关于面临化学武器威胁的传言甚嚣尘上。[1][2][3][4]下一页拍摄路边未被引爆的炸弹。


  德国著名的地雷清除组织Demira的负责人哈姆萨特特地叮嘱:“你们千万不要动那些未爆炸的炸弹,很危险!”


  当地时间11月1日,在驱车近4个小时之后,从米苏拉塔到达了利比亚战争中最纠结、最艰难和最残酷的苏尔特战场。10月20日,卡扎菲在这里被捕身亡,这座卡扎菲抵抗武装的最坚固堡垒最终垮塌。


  士兵枪口对准盘查汽车


  从米苏拉塔出发,的车行驶近4个小时后到达苏尔特。与利比亚其他地方不同的是,在进入苏尔特的第一时间就已经能明显感受到紧张的气氛。荷枪实弹的士兵直接将枪口对准接受盘查的汽车,再由同伴上前询问。而在米苏拉塔和班加西等地,气氛远没有如此紧张,检查站的士兵大多是将枪背在身后。


  路口处那块被毁的绿色路牌“苏尔特城”,标志我们已经到达了利比亚的最核心区。看到,路边的建筑物已经不能用弹孔密布来形容,更多是整座外墙被完全破坏。外墙的各个大洞表明,这里的战斗已经不是机枪扫射如此简单,而是各种重型武器的轰炸。


  此外,两边的路灯上都有大小不一的弹孔,路边横七竖八的到处是12.7毫米重机枪弹壳、23毫米机关炮弹壳、RPG-7型火箭筒、106毫米无后坐力炮弹壳,甚至还有大量未引爆的60~120毫米迫击炮弹丢弃在路边。


  当地人警告我们,最好不要到非硬化、未经处理过的路面走动,有些地方可能还埋有地雷。卡扎菲的部队在撤退时可能在市内布置了大量的地雷,但是由于利比亚目前国内仅有不到100人的工兵排雷部队,完全没有时间来苏尔特清理。此前有消息称,卡扎菲军队在苏尔特等地布下了成千上万的地雷。


  专业排雷人员不敢去


  当赶回米苏拉塔,德国著名的地雷清除组织Demira的负责人哈姆萨特特地叮嘱:“你们千万不要动那些未爆炸的炸弹,很危险!”他表示,他们的任务就是到现场勘探大量遗留下来的未爆炸残物,并帮助利比亚政府清除地雷。


  值得一提的是,作为专业的地雷清除人员,哈姆萨特出于安全考虑至今还没有冒险进入苏尔特探雷。前一页[1][2][3][4]下一页即将远走他乡的苏尔特居民。


  一边是大海 一边是战场


  苏尔特城背靠地中海,拥有无与伦比的海景与沙滩。我们沿着海岸线行走,一边是湛蓝色美丽的地中海,而另一边则是被战火摧残得面目全非的街区和满地的弹壳。


  重建至少要5年


  围绕苏尔特主要街道转了一圈发现,城中残垣断壁,冷清寂静,几乎没有人家居住。即使是有居民出入,也都是一些临时过来收拾东西、准备搬家的居民。有一名苏尔特居民悲痛地说:“没有办法,这里没电没水,根本没办法在这里居住。你们也都看见了,一切都被毁了!”


  在苏尔特,一切商业活动几乎全部停止。仅仅在主路旁看到一个临时的路边摊,出售简单的瓶装水和面包等食物。


  在战事最激烈的苏尔特第二区“九月大街”,一位自愿担任清除路障的43岁志愿者茱玛说,苏尔特战事之前他是一名建筑材料供货商,曾到过中国广州考察建筑材料市场。他向表示:“重建苏尔特至少需要5年,而且还需要像中国这样的外国基建公司才行。”


  老人含泪背井离乡


  在采访中,苏尔特人内心的焦躁和不安表露无遗。在准备拍摄一辆挡风玻璃被子弹射穿的汽车时,车内的司机发疯似地大叫,甚至居然踩下油门,准备撞向已经在对其挥手致意的。


  或陷入割据对抗


  在苏尔特,白天偶尔会看到几个准备搬家的居民。到了晚上几乎看不到一个人影。一些苏尔特人直言不讳地表达他们的愤怒:“我们痛恨米苏拉塔人,他们毁掉了苏尔特,他们抢夺了我们的一切!”


  在攻打苏尔特的武装力量中,米苏拉塔人成为主导力量。如今,米苏拉塔与苏尔特人正在形成对抗,两派武装力量一旦兵戎相见,国家很可能会陷入割据对抗的乱局。


  我们在一栋居民楼前见到了正在搬家的法西姆,当得知我们是在来自中国的,法西姆主动邀请我们去他家参观。


  法西姆将我们引上二楼的卧室,大约30个平方米的空间堆满了各种被烧焦的家具,墙体上的石灰也都脱落了下来,露出里面的砖块。法西姆说,是北约的空袭摧毁了他的家园,“他们发射的导弹残骸还留在阳台上”。


  从法西姆家出来,见到了一位将家里能用的东西搬上车后正准备离开的老人。上前询问后得知,老人世代生活在苏尔特。但这场战争后,他已经无法继续在这里生活下去只得离开。在向他道别时,能明显看到老人眼里闪着泪花。前一页[1][2][3][4]下一页苏尔特居民法西姆介绍自己家后院的受损情况。


  背景资料


  苏尔特最后一战


  苏尔特之战是整个利比亚战事期间最后一场大规模战斗。


  今年8月底的黎波里失守后,卡扎菲率残部退守家乡苏尔特。


  从9月15日开始,卡扎菲部队曾打退过渡委部队的三次进攻。但过渡委部队在第四次进攻中取得胜利,10月20日卡扎菲和五子穆塔西姆率领的剩余部队在向西试图逃离苏尔特时遇到北约的空袭,后来被过渡委士兵击毙。(文/图 本报特派利比亚 贺涵甫、毛玉西、李明波)


前一页[1][2][3][4]

分享 转发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